亞洲文明交流交融的經驗與智慧

亞洲文明交流交融的經驗與智慧

亞洲是世界第一大洲,擁有古老悠久的文明。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亞洲人民創造和發展了豐富多彩的亞洲文明。亞洲各文明既有相互差異的一面,又有相互融合、相互溝通的一面。了解亞洲,了解東方,這是每一個中國人,每一個亞洲人應該做的,宣講家網視點帶您縱覽古今,一起了解亞洲文明交流交融的經驗與智慧。

亞洲在歷史上的地位

——長期以來,在“東方與西方,現代與傳統”二元對峙的思維方式和西方中心論的影響下,亞洲失去了它應有的價值。

亞洲在古代是人類文明的搖籃

亞洲對人類文明發展的貢獻超過世界上任何一個地區,水稻的培植、城市的出現、宗教中的多元、宏大的神廟、鑄鐵、指南針、紙張、絲綢、文字與書寫、大學、規模巨大的國家管理、杰出的藝術作品等等,正如一位西方學者所中肯指出的:“今天的西方文明,也可說就是歐美文明”,“與其說系起源于克里特、希臘、羅馬,不如說系起源于近東。

亞洲在早期的全球化歷史中起著重要作用

從公元1000年到1500年印度洋一直是全球貿易的中心,阿拉伯商人掌握著從東非到紅海口、波斯灣以及印度西海岸的貿易,印度商人控制著從錫蘭到孟加拉灣再到東南亞的貿易,而中國人控制著從中國到印度尼西亞和馬六甲海峽的南中國海貿易,中國和印度是當時世界經濟的中心,在早期的全球化歷史中起著重要作用。

亞洲創造和積累了關于文明交流互鑒的寶貴思想理念

——亞洲各國各地區人民,經過幾千年的社會實踐,在自主與他助、民族與民族、國家與國家、現實與未來等等的關系中,創造和積累了許多蘊含寶貴價值與智慧的思想理念。

和而不同、和合一體:主張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之間要和諧相處

在中國歷史上,我們主張“中庸中和,不走極端”“協商對話,求同存異”等理念。在歷史上的朝鮮半島和日本,他們的思想家提出的“非同非異”的“和諍”之說、“人與自然親和”之說。在南亞和東南亞,從印度《奧義書》中的“梵我同一”和勝論學派的“和合是一種關系”,到詩人泰戈爾的“人與自然的和諧是偉大的事實”,到蘇加諾將“潘查希拉”作為哲學思想基礎統籌印尼的多元文化,再到東盟共同體將協商、和諧、合作作為核心價值以形成“不同國家的和諧體”,也都是體現了“天人合一”“多元一體”“和合一體”思想。

親仁善鄰、和平相處:認識和處理國家與國家關系的一種思想智慧

歷史上日本的圣德太子在制定“十七條憲法”時將“和為貴”列為第一條,朝鮮半島學者提出“義命相敬”,阿拉伯學者主張“城邦(國家)合作”,印度前總理尼赫魯倡導過“世界一家”,烏茲別克斯坦詩人納沃伊也稱“沒有比生活在友誼之中更美好的事情”,這些都體現了和平外交的思想。

義利結合、互惠互贏:認識和處理個人之間、社會之間、國家之間不同利益上的道義原則與物質利益關系的一種思想智慧

中國古語中宣傳的“不義而富且貴,于我如浮云”的格言,印度《摩訶婆羅多》史詩中所高揚的利他主義思想旗幟,就是亞洲人民反對唯利是圖、見利忘義,倡導義利結合、互惠互贏的鮮明寫照。

開放包容、互學互鑒:認識和處理不同民族、國家、地區的不同文明之間關系的一種思想智慧

中國典籍中闡述的“海納百川,有容乃大”“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以文會友,以友輔仁”,伊斯蘭教的創始人穆罕默德倡導的“學問雖遠在中國,亦當求之”,伊斯蘭教教義中主張的“阿拉伯人不優于非阿拉伯人,非阿拉伯人也不優于阿拉伯人”,都閃爍著開放包容、互學互鑒的思想智慧之光。而阿拉伯歷史上著名的“百年翻譯運動”,就是不同國家、不同地區之間文明的互學互鑒的一次集中體現。

絲綢之路是經濟交流之路,也是文明互鑒之旅

——“絲綢之路”是東西方經濟文化交流的橋梁,古代亞洲各國沿著古老的陸上絲路和海上絲路頻繁往來,互通有無、交流互鑒。

科技文化的交流與交融

絲綢之路開通后,中國的養蠶繅絲、冶鐵、橋梁建造、造紙、雕版印刷、種茶、醫藥、煉丹等領先技術都相繼外傳,促進了當地的文明發展。例如井渠法是中國人的發明,甲骨文中就有井字,秦漢之際鑿井技術西傳,至今仍為中亞、西亞人民提供便利。域外的科技如埃及先進的玻璃制造術、印度的熬糖法、印度和阿拉伯的數學、天文歷算、醫藥也傳入中國。

精神文化的交流與交融

中國的儒學、宗教、漢字、文學、建筑、藝術、美學、服飾文化、生活方式等惠澤了朝鮮、日本和東南亞的許多國家,形成了儒家文化圈。而佛教作為外來文化,為中國文化注入了新鮮的血液,古代中國的思想文化、語言、文學、音樂、美術、建筑、習俗中無不留有佛教的印記。絲綢之路上民族、宗教、文化等往來傳播,和平共處。

制度文化的交流與交融

中國古代完備的中央集權制度和法律體系被許多近鄰國家視為典范。日本曾4次派遣隋使、11次派遣唐使到中國學習制度文化。朝鮮高麗國初建時,政府機構設置略仿唐制,到元朝又仿元制。越南黎氏王朝“定文武官制,一遵于宋”。中國的科舉制度被認為是世界上最開明的選拔官吏的辦法,直接影響了許多現代西方國家的文官制度。

鄭和七下印度洋:開創了跨文明和平對話與合作發展的新局面

——明代中國是東亞大國,明初從農耕大國向海洋大國發展的趨勢及鄭和七下印度洋形成的國際秩序以及亞洲文明交流的擴展。

在印度洋國際交往中,明朝具有很大的國際影響力。鄭和七下印度洋,在與各國“共享太平之福”理念指導下的大規模國家航海外交過程中,明代中國以一個負責任的海洋大國形象出現,在促使印度洋地區國家權力整體上揚的同時,維護了海道清寧,人民安業;與各國公平交易、互利互惠,推動了區域國際貿易網絡活躍發展,開創了印度洋區域各國跨文明和平對話與合作發展的新局面。

亞洲文明的重述預示世界多元文明大合唱的時代開始

——亞洲文明的重述不僅喚起我們對亞洲古代文明的敬仰,激發起亞洲人民對自己多彩文化的自豪,更預示世界多元文明大合唱時代的開始!

美美與共,和合共生,這是中華文化長期積累的智慧。今天我們向世界展示中華文明,不是走向“獨尊”,恰恰是展示我們向其它文明學習的過程。從古代的絲綢之路到今天的全球化,任何文明,任何文化都不可能獨善其身,都不可能高高在上。文明因平等而交流,因交流而多彩,亞洲文明的重述不僅喚起我們對亞洲古代文明的敬仰,激發起亞洲人民對自己多彩文化的自豪,更預示世界多元文明大合唱時代的開始!

參考來源:北京日報《美美與共:亞洲文明交流交融的經驗與智慧》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后修改:
0

最新上海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