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恩格斯資助馬克思寫作看建立輿論宣傳工作的利益機制導向

從恩格斯資助馬克思寫作看建立輿論宣傳工作的利益機制導向

馬克思與恩格斯的革命友誼是馬克思主義創立過程中形成的令人感慨的佳話。從1844年馬克思與恩格斯在巴黎會晤之后的40年里,馬克思和恩格斯在領導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緊密團結協作,患難與共,相互幫助,建立了真摯的、牢不可破的革命的無私的友誼,這兩位巨人之間的友誼是世界上任何友誼都無法比擬的。恩格斯是一位非常懂得要為朋友奉獻自己一切的人。當馬克思遇到生活困難時,他鼎力相助,慷慨解囊。馬克思曾經為此而感嘆:“人生離不開友誼,但要得到真正的友誼才是不容易;友誼總需要用忠誠去播種,用熱情去灌溉,用原則去培養,用諒解去護理。”可以說,英鎊是馬恩友情的最好見證者,但他們之間的友誼跟金錢沒有關系,純粹是發自信仰和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的高度契合。正是因為這種默契,建立了偉大的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為全世界無產階級革命理論和科學社會主義理論的產生和發展作出了卓越貢獻。

timg

馬克思于1818年5月誕生于普魯士萊茵省特利爾城的一個律師的家里。1841年,23歲的馬克思從柏林大學畢業。由于學習成績十分優秀,并且在校期間在各大報紙上發表了大量文章,因而畢業就被德國著名報紙《萊茵報》聘為主編,開啟了令人羨慕的工作。但是,馬克思是一位有良知有血性有擔當的人,一直關注社會,關注民生,堅持為勞苦大眾鼓與呼。剛進入報社幾天,他就寫了一篇批評性文章《關于林木盜竊法的辯論》,譴責政府不關心百姓疾苦,甚至剝奪了老百姓撿拾枯枝當柴燒的權利。文章發表后,招致普魯士政府的強烈不滿,很快就查封了報紙,馬克思被迫辭去了珍愛的主編的工作位置。大約一年后,《萊茵報》正常運行,馬克思成為報紙的撰稿人。1843年,馬克思又在該報發表了一篇批評沙皇俄國的文章,控訴沙俄統治的不人道罪行。沙皇尼古拉一世看到這篇文章后暴跳如雷,向普魯士強烈施壓。《萊茵報》又一次被查封,馬克思直接被攆出報社大門。

失業后流落街頭、生活落魄的馬克思,認識了他一生的好朋友恩格斯。由于兩人都信仰共產主義,都對勞動人民有深刻同情,都有拯救人類的偉大愿望,都很欣賞對方,所以,他們自然而然走在了一起。1844年,《德法年鑒》上同時刊載了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文章,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思想不謀而合。馬克思預感到自己終于找到了一位志同道合的親密戰友。1844年8月底,從英國曼徹斯特回德國的恩格斯,特意繞道巴黎去見馬克思。28日,26歲的馬克思和比他小兩歲的恩格斯在巴黎的一家咖啡館見面了。這是一次改變歷史的會面。在接下來的10天里,兩個人朝夕相處,傾心交談。恩格斯敬仰馬克思的學識和對資本主義剝削制度的本質理解,馬克思也對與恩格斯在一些觀點、思維上的一致感到由衷的欣喜,兩人從此開始了畢生的親密合作和偉大友誼。尤其恩格斯非常欣賞馬克思的才華和崇高精神思想境界。因此,恩格斯就對馬克思說:您以后不用工作了,我每月資助你的生活,您只需寫文章就可以了。恩格斯對馬克思的每月資助是世界上最革命的無私奉獻,是推動社會文明進步偉大革命的資助。

由于馬克思有著改造社會進行偉大革命的強烈愿望并付諸了行動,因而他受到各國反動政府的迫害,長期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1845年,馬克思參與編寫《前進周刊》,在其中對德國專制主義進行了尖銳的批評。普魯士政府對此非常不滿,并要求法國政府驅逐馬克思。1845年2月3日,馬克思被法國政府派流氓毆打,驅逐出境,流亡到比利時。從1845年到1848年3月初,住在布魯塞爾,此后又被驅逐。由于法國臨時政府撤銷了基佐政府的驅逐令,馬克思回到法國,自1848年3至5月底,二次住在法國巴黎。之后返回普魯士,在科隆定居。1849年5月16日,馬克思接到普魯士當局的驅逐令。5月19日,他創辦僅一年的《新萊茵報》被政府查封。6月初,馬克思又來到法國巴黎。8月,由于普魯士政府的干涉,馬克思又被法國政府驅逐前往英國倫敦,在那里仍被普魯士政府派駐英國的密探所監視。在倫敦的5年時間里,馬克思度過了一生中最困難的日子。因為經濟和債務問題,精神焦慮,受疾病所苦情緒不佳,4個孩子中有3個不幸接連夭折。

就是在這一次一次驅逐、遷徙、流亡過程中,馬克思的家財耗盡,加之受到監視,同外界少有聯系,得不到及時的資助,幾乎沒有經濟來源,處在缺醫少藥、債臺高筑的生活中。從1852年2月27日寫給摯友恩格斯的信中,我們看到了這位全世界著名理論家的困境,他寫道:“一個星期以來,我已達到非常痛苦的地步:因為外衣進了當鋪,我不能再出門,因為不讓賒帳,我不能再吃肉。”不久,又寫信向恩格斯傾訴:“我的妻子病了,小燕妮病了,琳蘅患有一種神經熱,醫生我過去不能請,現在也不能請,因為沒有買藥的錢。八至十天以來,家里吃的是面包和土豆,現在是否能夠弄到這些,還成問題。”1858年1月28日,他寫信給恩格斯說:“親愛的費雷德里克,這里嚴寒已經降臨,我們家里一點煤都沒有,這逼得我又來壓榨你,雖然對我來說這是世界上最苦惱的事。”1861年,由于美國內戰爆發,為《紐約每日論壇報》撰稿的馬克思,失去了生活中主要收入的來源,這使他一家的生活陷入極度貧困狀態。不少債主上門討債,家中幾乎一切值錢的東西,例如妻子燕妮的披肩、孩子們的鞋和衣服,統統被送進當鋪典當。

為了“保存最優秀的思想家”,使其能夠專心致志致力于革命理論的研究。恩格斯把馬克思的困境當作是自己的困難,總是盡自己所能,給予最大限度的幫助和支持。他在給馬克思的信中寫道:“2月初我將給你寄5英鎊,往后你每月都可以收到這個數。即使我因此到新的決算年時負一身債,也沒有關系……當然,你不要因為我答應每月寄5英鎊,就在困難的時候也不再另外向我寫信要錢。因為只要有可能,我一定照辦。”為了讓馬克思安心創作和參加社會活動,恩格斯從未間斷過對馬克思的資助。

恩格斯雖然是富家子弟,但并不意味著有很多的錢可支配。由于他所從事的事業是背叛了家庭,本來就遭到家族的反對,所以消費上對他限制得極嚴。在30歲之前(1850年),恩格斯只是給自己家里做事并沒有收入,手頭上沒多少錢。從1850年開始,父親每年給他大約200英鎊的交際和生活費用。他對馬克思的生活援助,剛開始時每個月,有時甚至是一個星期,只能每次寄給馬克思1英鎊、2英鎊、5英鎊。這點錢是不是微不足道呢?這對貧困寫作的馬克思是非常重要的。據資料顯示,當時英國實行金本位,1英鎊相當于黃金7.32238克。5英鎊折合黃金36.6119克,折合成白銀,相當于同時期的滿清白銀15兩,已經遠高于當時普通人的收入水平。當時的1英鎊=20先令,1先令=12便士,1先令=0.05英鎊。那時候,英國教師年薪是50英磅,每月也就4英磅多一點。而在英國的紡織業,男工月平均工資18先令6便士,女工月平均工資10先令2便士,還都不到1英鎊。恩格斯每月能資助馬克思5英鎊,已是一個不小的數目了。

1863年初,馬克思一家已經到了一貧如洗的地步。他打算讓大女兒和二女兒停學,找個地方工作,自己和妻子燕妮、小女兒搬到貧民窟去住。恩格斯得知這個消息后,連忙打電報勸說他別這么做,又迅速籌集了一筆錢,匯給了馬克思,使他一家暫時渡過了難關。馬克思在給恩格斯的信中寫道:“親愛的恩格斯,你寄來的100英鎊我收到了。我簡直沒法表達我們全家對你的感激之情。”危難之時雪中送炭,感激之深可以理解。

盡管恩格斯一直很討厭“該死的生意經”——從事商業活動,并且不止一次地下決心:永遠擺脫這些事,去干他喜愛的政治活動和科學研究。然而,當他想到被迫流亡英國倫敦的馬克思一家過著饑寒交迫的生活時,就毅然拋開棄商念頭,咬緊牙關,來到父親經營的歐門——恩格斯公司,一干就是20年。開始,恩格斯只是一個普通的小辦事員,收入也是十分低微的。后來做了公司的襄理,可以從公司每年得到大約100英鎊和5%的利潤分紅,對馬克思一家的救助也逐漸增加到每月10英鎊或15英鎊。1856—1859年間,他的收入增加到1000英鎊,可以經常性地幫助馬克思一家了。1868年恩格斯準備退出歐門——恩格斯公司時,曾經詢問馬克思“每年350英磅是否夠用”,他可以“在五六年內保證每年”給他這個數字,“甚至還能多一些”。就是這樣,從1851年至1869年,馬克思總共收到了恩格斯的匯款3121英鎊。對當時的恩格斯來說,這已是傾囊相助了。實際上,恩格斯資助馬克思的數目遠不止這點。1870年,恩格斯在英國買了兩套別墅,其中一套送給了馬克思。

責任編輯:劉媛校對:于川最后修改:
0

最新上海快3开奖结果